呵護耕地健康 筑牢優質糧倉——耕地質量安全大家談

發布時間:2020/5/30 發布者:管理員 文章來源:本站

保障耕地質量安全,才能保障糧食安全 

  “呵護耕地健康是關系中華民族生存發展的戰略科技創新工程,必須做好頂層設計,解決中國土地資源安全與管控的關鍵核心技術?!泵窀镏醒朐谔岚钢刑岢?,完善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必須重視耕地質量保護,著力對耕地進行整體保護、系統修復和綜合治理。提案建議深化全國耕地資源調查監測評價,加強永久基本農田劃定與分類管理,推動土地科技創新。其中,對于高等級、無污染的永久基本農田實施優先保護;對于中低等級、有輕度污染存在的永久基本農田,要加強在安全利用過程中的自然恢復和耕地健康建設;對于有中重度污染的永久基本農田要嚴格管控,直至退出農業生產。 

  “隨著我國國力提高,國際購買能力增強,有些人覺得有錢就可以買到糧食,堅守耕地紅線的意識有些淡化。但是,最近新冠疫情帶來的國際糧食流通緊張再次提醒人們,耕地紅線絕不能破!”民革中央三農委委員、中國科學院農業資源研究中心主任胡春勝認為,糧食問題也是戰略問題,必須站在國家利益的高度,順應自然資源稟賦,加強耕地產能科學布局,構建綠色農業戰略格局。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仲愷農業工程學院院長程萍從耕地經營角度提出,應取消撂荒農戶的種糧補貼,建立嚴格的撂荒懲罰機制甚至是強制流轉,確保應該生產的耕地必須耕種生產。 

  “耕地非農化、非糧化、細碎化、棄耕撂荒和生態系統退化等直接影響我國糧食安全。耕地酸化板結、侵蝕退化、生物多樣性嚴重下降等問題不容忽視?!敝袊r業大學湯懷志老師認為,耕地保護不僅僅是守住耕地數量底線、穩定耕地空間格局,更需要大幅提升耕地資源安全管控意識和風險防范能力,加快產能監測、健康管理、工程治理等關鍵技術研發,加強耕地精細化管理決策支持。 

  全國政協委員、河南農業大學原副校長張全國建議盡快建立數量、生態、經濟、文化相協調的“四位一體”耕地占補平衡機制。具體來說,保證耕地數量和質量,確保耕地紅線不突破、耕地產能有提升;保護耕地生態環境,確保生態安全和區域生態多樣性,提高生態環境承載力;保護耕地經濟性,拓展耕地的耕地生態景觀、休閑觀光、教育文化等多功能保護性經營,確保農民增加收入;保護農耕文化傳承發展,確保耕地保護與生態文明建設相協調,開發利用好豐富多彩的農耕文明與自然遺產資源。 

從源頭上杜絕污染,確保耕地健康 

  “耕地健康管理是未來20年自然資源領域科學探索的熱點?!痹谧匀毁Y源部國土整治中心副主任鄖文聚看來,耕地健康包括以下幾方面:一是耕地本體健康,即土壤能夠維持良好的肥力和自凈能力;二是耕地作為作物生長的母體能支持作物全生命周期健康生長,保證農產品質量安全;三是耕地作為受體,能夠抵抗外界水、肥、藥、沉降物等的侵害;四是耕地作為系統,在物質能量循環過程中不會產生對自然環境有害的物質?!巴ㄟ^對土水氣生等系統要素狀態的綜合診斷,可以將耕地依據健康程度劃分為不同類型,找到引發耕地健康問題根源,為耕地保護尤其耕地生態功能管理提供科學依據?!?/span> 

  我國已經開展耕地健康產能評價試點工作,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程昌秀分析了我國2018年65個試點縣數據,認為可將耕地劃分為健康、亞健康、不健康三類。據她分析,健康的耕地即耕地相關要素均處于良好水平,耕地安全在一定時期內得以保障;亞健康的耕地即由于耕地不合理利用而逐漸退化,造成了耕地安全隱患。對于這部分耕地應側重厘清制約耕地利用的短板,進而研究相關因素的預防與提升策略。不健康的耕地即耕地健康面臨嚴重威脅,應以治理、休養為主,通過土地整治工程與降低耕地利用強度,改善耕地健康狀況,并定期監測耕地健康指數及其關鍵評價指標的變化。 

  “耕地健康是健康食品的基礎,也是人們健康的基礎。沒有健康的土壤,單方面強調耕地數量也就失去了意義?!焙簞購娬{,目前我國耕地質量不容樂觀,中低產田占的比例仍較大,水土流失、貧瘠化、鹽漬化、酸化導致的耕地退化依然嚴重,特別是由于污染導致的耕地質量下降尤其值得警惕?!案匚廴疽延蓡我晃廴鞠驘o機有機復合污染發展,控制污染、合理投入、保障耕地質量已非常緊迫?!?/span>

 “耕地應和農業生產與各種污染源、污染物保持一段安全距離?!泵窀镏醒肴r委副主任蔡永飛表示,國家有關部門應制定法律和政策措施,將工業污染和生活污染進行物理隔離,設定耕地和農業生產與各種污染源、污染物之間的安全距離。具體來說,一方面應該制定禁止進入縣域農業農村區域的工業項目清單,另一方面要確定基本農田特別是永久基本農田的安全距離。比如:含有永久性基本農田的縣域范圍內不允許建設化工園區;基本農田周邊若干公里之內,禁止布局污染性工業項目;更多開發使用生物肥料,引導農藥化肥逐步減量,直到最終停止使用。 

構建耕地生態保護體系,助力生態文明建設

  當前,土地生態系統正遭受著氣候變化及人類活動帶來的前所未有的威脅。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楊曉光分析認為,我國是全球氣候變化敏感區域,既要利用好熱量資源增加帶來的有利條件,也需要根據降水和氣溫變化調整作物播期以及灌溉、施肥等管理方式,通過種植模式和耕作措施調整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確保耕地產能以及可持續利用。

  “高標準農田建設應樹立生命共同體理念,將生態系統觀落到實處,形成生態良田、田園生態系統的主流意識與政策導向?!敝袊r業大學教授宇振榮主張堅持“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一片區域可以多行業、多措施整體推進,將水土流失控制、面源污染控制、生物多樣性保護、河溪、坑塘生態修復、廢棄物管控、農田生態景觀管護等納入建設和管護目標;配套推進生態工程技術,謹防溝渠道路過度硬化、農田過度集中連片、鄉土植物和田埂破壞等過度整治行為。

  耕地系統是一個完整的生命系統和一個有感知的有機體,是由人類賴以生存的耕地與其周邊和內部自然、半自然非耕地等構成的生態系統。沈陽農業大學副教授邊振興認為,半自然非耕地包括林地、樹籬、草地、溝渠、田埂和田塊邊緣等。營造景觀異質性強的非耕作生境將更有利于維持農田生物多樣性。

  “高標準農田建設投入不足也是影響生態良田建設的重要因素?!比珖f委員、四川省政協農業農村委員會主任鄭學炳認為高標準農田建設任務落地亟須創新籌資方式,撬動更大規模的社會資本投入,有效解決好“錢從哪里來”的問題。

  安徽農業大學教授於忠祥表示,當前耕地生態補償機制仍不完善,沒有專項、穩定的資金投入,缺乏耕地生態建設規劃,耕地拋荒與休耕界定模糊,生態補償無目標、不精準。對此,他建議以環境友好型耕地生態系統為目標,以不同區域的耕地資源稟賦為依據,規劃設計耕地生態系統體系,精準確定補償對象和標準。同時,要建立耕地生態補償專項基金,建立“以補代投”的補償模式?!皩Ξa量、質量和生態建設達標者給予補償,產量越高、質量越優、生態越好的,實行加成補償?!?/span>

  民革中央人資環委委員雷愛先認為應健全農用地資源有償使用和生態補償法律制度,建立農用地資源開發使用的成本評估機制,將資源所有者權益和生態環境損害等納入農地資源及其產品的價格形成機制。

  “耕地保護是生態文明建設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必要明確耕地保護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地位?!睆埲珖ㄗh加快制定并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在生態文明建設的大框架下進一步規范耕地保護。

 ?。?strong>作者單位:中國農業大學土地科技學院

《中國自然資源報》2020年5月29日 

 

責任編輯:劉錚

福建休彩36选7走势图